不爱,也请不要伤害_人生感悟 - 澳门金沙国际
欢迎访问BINZZ澳门金沙在线娱乐官网网,分享好故事、传递正能量!
您的位置:Binzz首页 > 人生感悟 >

不爱,也请不要伤害

澳门金沙国际

添加时间:2018-05-14 11:08:26 编辑:liuli

狗是人类最忠心的伙伴,相信很多人的家里都是养过狗的,狗的寿命不长,对于我们来说它陪伴了我们一段时间,而我们确实它的全部,不爱也请不要伤害,接下来小编将给大家带来一篇文章。

不爱,也请不要伤害

儿时农村老家,家家养狗,养狗的目的主要是看家护院,防盗防贼,养的大多是中华田园犬、德国牧羊犬、狼狗或者是几类的串种,基本都是中大型犬种,少有宠物犬,其中牧羊犬以及狼狗算是优良品种,大多数家里养的还是中华田园犬。

我们家养的也是一只中华田园犬,你也可以说她就是一只土狗,虽然她离开我们已经三十多年了,但她给我的童年带来的欢乐,至今依然清晰,难以忘记,把这些记忆写下来,拿给大家看,或许是对她最好的怀念。

邻居都叫她“老狗”, “老狗”没有名字,这是我觉得最对不起她的地方,之所以叫她“老狗”,是因为七里八乡的“土狗”至少有三分之一都是她的“崽”,或者是“她崽”的“崽”!

“老狗”每年下崽一窝或者两窝,在我的印象中从没间断过,崽子满月后,父亲便把狗崽子送人,谁要都给,来者不拒,有时送不出去,父亲都会着急,因为家里穷,狗多了是养不起的。

平日里,老狗性情温顺,整日和我形影不离,天气暖和时,老狗很爱趴在地上,或前脚向前,后脚向后,或四肢顺一个方向躺在,看着就舒服惬意,父亲训练得法,在家里我们经常命令她,“蹲下!”、“滚一个”!不管这个命令是父亲、还是哥哥、还是我下的,老狗都照做,比马戏团里的狗儿一点不差,这也成了我在村里小伙伴面前炫耀的一项绝技。那时,父亲有杆猎枪,经常去打野兔,出去时总是带着老狗,老狗每次都兢兢业业,奋力奔跑,把野兔从草丛中赶出来,是父亲打猎的好帮手!

老狗又是凶猛的,她的战力爆棚,就连品种优良、战力强大的狼狗也不是他的对手。我亲见过一次她跟别的狗厮打,至今我都搞不清楚在家如此温顺的老狗为什么出去这么争强好胜,这么温顺的老狗怎么会对自己的同类甚至是自己的后代又撕又咬、甚至嘴腿并用,不斗个你死我活誓不罢休,直到有人拿起木棒或者砖头,大喝一声,甚至是大喝一阵,甚至直到人把木棒或砖头扔了过去,老狗才怒气未消、极不情愿的撤出战团,更多的时候我是见她经常满头鲜血、浑身是伤的静卧在窝里,就知道她又出去厮打了。见她惨状,我心疼不已,总是对着她说道:“为什么出去打架啊,家里不缺你吃,不缺你喝?狗咬狗,一嘴毛,好吃吗?”但很明显,老狗没有听懂我的话,还是会出去打斗,还是经常浑身是伤的回到家中,真是“生命不息,战斗不止!”。

老狗最凶的时候是在育儿期,也许是天底下所有母亲的天性,老狗舐犊情深、护崽心切,只要是在育儿期,她便暴躁异常,谁也不准靠近她的窝,包括对她最好的父亲和我。有一次,有个邻居想挑个狗崽子,太过着急,没等到老狗离窝觅食就去挑,结果差点就被咬了。

老狗给我最深刻的记忆还是一次“校园扬威”!那时的学前班叫育红班,我上的育红班共有两个班,我们村的孩子组成一个班,邻村的孩子组成另外一个班。也不知道那时我们怎么会那么的调皮,一下课,两个班的孩子就列阵对立,两班对垒,然后打作一团,打不过的就跑开,互扔土块,我有几次都被土块击中,头破血流的退出战团,回到家中,打破头的好处是打我的孩子的家长很快就会到家来向父母道歉,然后留下几斤鸡蛋,然后就没有然后了。

有一次,两个班的孩子又打群架,我灵机一动,回家把老狗领到学校,老狗一进校园,便对着孩子们一阵狂吠,我指着一位邻村的同学,学着《警犬卡尔》中的台词,对老狗说道:“卡尔,上!”,结果老狗飞速向那位同学扑去,好在距离远,那位同学及时躲回教室,不然我就真闯大祸了,然后不止那位同学,所有的孩子不论是我们村的还是邻村的,甚至老师都吓得躲到教室里,紧闭门窗,整个操场瞬间空无一人。我就像一位得胜将军般,带着自己的随从——老狗趾高气昂的炫耀武力。老师趴在窗户上对着我大喊:“快把狗带走!谁允许你把狗带到学校里的,找家长来学校!”

我那时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,竟然把老师的命令当作耳旁风,全然不管,直到和老狗在学校里呆到无聊,才带着老狗心满意足的回家,离开后好久,同学和老师才壮着胆子从教室离开。很快,老师便找到了家里,把我和老狗的恶行向父亲“告状”,我的屁股也免不了吃一顿“木棒饺子”。但这件事却成为我的同学,甚至是全村人的谈资,直到现在仍然津津乐道。

老狗的离去很突然,那天父亲推着自行车出门,老狗跟在后面,我见父亲没带猎枪,便问道:“爸!你带狗打猎去啊?”

父亲愣了愣,支支吾吾的回答道:“嗯嗯!”

“那你怎么不带猎枪啊?”我好奇的问道。

父亲说:“铁圈套兔子,不用枪!”说完,加快脚步,出门而去。

晚上,父亲回来了,老狗却没有回来。我不停追问:“老狗去哪了?”

父亲总是含糊的回答:“跑了,破了!”

“我不信!”

“不信,也跑了!”

问的多了,父亲就蛮横的打断我。直到几年后,我才直到老狗真正的归宿。那时因为狂犬病横行,人心惶惶,于是政府开展了自上而下的打狗运动,而我父亲则是乡打狗队队长,每天带着打狗队,开着卡车四处打狗,见狗就杀。那天父亲带着老狗离去,实际是去狗肉铺,把老狗给卖了!虽然知道老狗凶多吉少,但我宁愿相信老狗能够逃过此劫,若有可能,狗肉铺掌柜是否放你一马?若你逃走,是否躲过打狗队的猎枪?若有天堂,你是否在那永享极乐?若有轮回,你是否已转世为人?若有可能,你是否能托梦给我,让我知道你是否原谅我们的无情?

    热门文章

    Binzz:让学习、工作和生活充满正能量 | 粤ICP备13010273号-1